北京、濟南等多地近日集中打擊利用互聯網和手機軟件從事非法運營的社會車輛,執法人員查到所有使用打車軟件提供的專車服務,全部屬非法運營。對於合肥市場的“專車”,合肥運管部門態度也公開明晰——專車不具備營運資質,屬於非法營運,查獲將依法處理。“對外稱是租賃公司車,其實車還是自己的”——有專車司機這樣告訴記者。
  中高檔車輕易變“專車”
  “上個星期的元旦3天假里,我開專車就賺了小半個月的獎金。”專車司機林新(化名)告訴記者,他是去年11月經朋友介紹後,加入滴滴專車的。由於專車要求車價基本是15萬以上的中高檔車,他剛好是去年新換的車,各方麵條件都符合。“操作流程比較簡單,跟公司簽訂了合同,那邊會把相關手續都搞好,把車掛靠到租賃公司。”簽約後,林新跟同一批幾十名司機一起,接受了一天的培訓和考核,智能手機里安裝好專車軟件,然後就可以上路接單。
  林新說,培訓時主要介紹公司相關規定、服務規範等。“比如一般不要跟乘客聊天,在外都要說車是租賃公司的。”而且能否獲得乘客的好評也很重要,“五星評價是最高的,不評價的默認四星,有乘客差評或者投訴就要罰款。”“收入跟接單量掛鉤,有基本接單量考核,我平時趁上班閑暇或者周末節假日才開專車。”林新說自己開專車只是賺個外快,有個專職開專車的朋友,每天從下午開到晚上9點左右,月收入能達上萬元。
  給差評遭司機電話騷擾
  “有了滴滴專車,經常在朋友圈能搶到券,加上又常常發節日券,我現在出門基本不坐出租車。”昨天下午,記者採訪了合肥市民宋小姐,她最近1個多月乘坐過十多次滴滴專車。宋小姐覺得專車出現後自己出行更方便了,“以往手機叫車喊出租車,師傅等不到1分鐘都態度特別差,專車司機態度普遍比較好,而且車內比較舒適,還有免費礦泉水。”而且宋小姐多次經驗發現,使用專車券後,出行成本比打車還要便宜些。
  “不過也有不爽的經歷,專車收費是由起步價、里程費和低速行駛費總計,有次從政務區打專車到市區辦事,司機不走高架,走了很多紅綠燈的道路,那次車費就貴很多。”於是宋小姐下車支付後,在評價時就打了三星。“這個司機就直接打我電話,叫我改五星好評,不改就一直打,我為了少麻煩,就改了。”記者瞭解到,專車司機搶單後,會與乘客電話聯繫。雖然司機的評價頁面中,手機號碼隱去了中間6個數字,但專車司機一般全天接單量並不多,通過評價號碼的尾號和通話記錄,還是很容易能找到給出“差評”的乘客。
  就是黑車,查後最低罰3萬
  安徽商報在上個月曾對合肥的“滴滴專車”與“快的一號專車”進行過調查採訪,當時合肥運管處相關負責人表示還在針對“專車”進行調查研究。1月8日,合肥市運管處法制科公開回覆稱,“所謂的‘專車’僅是通過應用軟件建立了乘客與車主之間的聯繫,該車從法律層面上不具備營運資質,實際上從事的是為乘客提供道路運輸服務並收取相應費用的營運活動,應屬於非法營運行為。”
  非法營運即大家常說的“黑車”。據悉,根據《合肥市查處車輛非法客運暫行規定》,未取得經營資格證,擅自從事出租汽車客運經營的,由道路運輸管理機構責令停止經營,沒收違法所得,處違法所得2倍以上10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或者違法所得不足2萬元的,處3萬元以上10萬元以下罰款。
  “專車”為啥是“黑車”?
  快的官方對外表示,一號專車屬於新興的約租車領域,並不擁有車輛和司機,而是通過與正規汽車租賃公司和勞務公司合作來提供服務。記者採訪滴滴專車公關部時,對方也表示只與正規合法經營的汽車租賃公司合作,對一些地方出現的私家車掛靠會進行排查,且打車軟件提供的專車服務有別於出租車服務。
  不過,合肥運管部門表示,現行法律管理中,打車運營平臺並不歸屬交通部門管,他們管的是路面上的運輸行為。“‘專車’模式與出租車運營模式並無區別,其車輛為私家車,司機為私家車主,提供了運輸服務並收取相應費用,這一行為就是非法營運。 ”
創作者介紹

jarvis

xretvb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